二分彩计划网站
·
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
  當前位置: 首頁 >> 英才薈萃>> 會員作品欣賞>> 文學>> 作品 >> 正文
《生命中的一些人》·文學 李凌

2011-01-10  來源:  【收藏本文】 瀏覽 1182

我的母親

 

南國的秋天依然花紅葉茂,而在我這異鄉人的眼里卻有著蕭索與悲涼。母親就是在這個季節悄然而逝的,那日的陽光如此燦爛。幾年來,每當望見大雁南歸,不免柔腸寸斷淚婆娑。正合了別人之言:眼因流多淚水而愈清明,心因飽經憂患而愈溫厚。

 “滄海月明珠有淚,藍田日暖玉生煙。”年少時讀李商隱這兩句詩,只覺得有一絲憂傷,不解其中緣故,今日再讀起常常眼眶潮濕。腦海里總有一幅圖景:母親躺在床上,眼望著即將離開的我,一滴清淚,如珍珠般,順著她蒼白的面頰滾落。孩子本是一粒沙,落入媽媽眼中后,竟化成了晶瑩的珍珠。當時心浮氣躁的我,知道世上視我為珍珠的只有這唯一的人,失去了將永不再來,但為了不耽誤工作,還是拋下重病的母親,轉身走了。

我的母親,普通的中學教師,勤懇耕耘了她那三尺講臺,育化的桃李芳天涯;平常的媽媽,辛勞守護著她那蝸居之地,孵化的雛雁飛四海。她沒有驚天動地的偉績,卻以寬厚、仁愛、執著和堅強,在她的孩子和學生心中樹起了一座豐碑。

幼年時,生活環境惡劣,我們卻始終快樂無憂。每到中秋前夕,媽媽與院里當地婦女搭伙做月餅。這個出身于書香門第,喝長江水、吃稻米飯長大的人,竟然學得一手好活兒,端給她的孩子們一盤盤噴香誘人的月餅,還有用面做的栩栩如生的十二生肖。看著我們在月下雀躍、追逐,聽著我們稚嫩的歌聲,媽媽的眼角時常閃著淚光。等我當了母親,身處異鄉,每到月圓之時,心頭才猛然一顫,強烈地意識到:那不只是幸福的親子之淚,還是思親之淚呀!千里明月處,竹林深宅里,還有一個她牽掛的人,一個也視她為珍珠的人,天天等著、期盼著她。

母親生前信奉一句話:“沒有愛就沒有教育。”她滿腔熱忱地愛著她的每一個學生,包容著他們的一切。三十多年的教育生涯,使她的人生價值得到了最大的體現。不說她活著時送出了多少優秀的畢業生,也不說她曾經得過多少項獎勵,就看一下如游龍般送葬的車隊,還有那些對我來說,陌生的已蒙上歲月煙塵的面孔。他們中間許多人現已功成名就,卻不忘為曾經關愛過他們的這個人送行。那黃燦燦的菊花,白如雪的百合,蓊郁的松柏,一層層地包裹著一米見方的墓地,至今讓我心動如潮。

也許是自己陷入紅塵太久而不知自清,也許是社會發展太快而跟不上節奏,曾經的教育理想、做人準則被現實一次次地擊碎而無法修復。然而,面對母親的英魂,我不能沉淪。雖不敢再發少年狂,說什么背負起教育的神圣使命,讓自己成為太陽底下最光輝的人,但我會盡最大的努力做好應做之事。

母親走了,早在三年前的那個上午。湛藍、清透的北國天空,馴鴿聲陣陣飄過;鋪著金黃落葉的小巷,走過早練歸來的老人。我踟躇于街頭巷尾,張望著、尋找著,試圖看到她,那讓我牽掛一生的人,把我一輩子當作珍珠的人。回回夢中都上演這一幕幕的情景,清醒后頓感“眼枯即見骨,天地終無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0041012

 

 

我的周姨

   

    今天是周姨八十九歲壽辰。一個普通的日子,一個平凡而偉大的母親,扣動了我的心弦。

每次返鄉探親時,我都會去看望周姨。從小到大,在我的心里,周姨和母親是同一個人。母親當年從漢江河畔到西北支邊,舉目無親時,遇到了這個同鄉大姐,就拜認了姐妹。從此,周姨成了她的親人,周姨的家就成了她的娘家。從我記事起,每到寒暑假,在周姨家小住時日,就成了母親和我們姊妹的習慣。

周姨家的小院不大,布置得井井有條。我喜歡房檐下那小巧而精致的菜畦,也喜歡那狹長的花壇。夏季的清晨,新鮮的豆莢、番茄閃著露珠,牽牛花、太陽花競相開放,處處展現著生機。打開院門,走出百米,就是古老的西塔。塔下是繁華的新華街。

我認識周姨時,她就是老人了,與外婆的年齡差不多。有人說她曾是助產士,無數的新生命經過她的手而來到人間,包括她自己的七個兒子和兩個女兒。我相信,她天生就是一個母親。而幼年的記憶中,她站在中藥鋪里,天天給人抓藥。那時候,看到她秤藥的樣子,聞到她身上的草藥味,我就想到她是觀音再世。

房龍說過:“從最廣博的意義上講,寬容這個詞從來就是一個奢侈品,購買它的人只會是智力非常發達的人。”我沒有覺得我的周姨智力發達,卻知道她的胸懷如大海。對于“寬容”的定義,我就是從周姨的身上讀懂的。母親曾經告訴我,姨丈因醫療事故而去世,在當地反響很大,兒孫們也憤憤不平。平日慈祥而柔弱的周姨,召集來子孫和有關人員,嚴肅而誠懇地說:“不要追究責任了,誰都不是成心的,讓年輕人奔前途去吧!”不知道結局如何,但我無數次想象,那個犯錯誤的小護士和她的家人,被周姨的行為所感動,老老小小上門來,長跪不起。如此高貴的老人,受得起頂禮膜拜。

母親去世后的第一個暑期,我的悲傷有增無減。回到家的第二天,就帶著孩子趕到母親的墓地。自己當時的情景,使得陪同的人都不忍心看。事畢,自然而然就想到回周姨家。進門后,周姨神情安然,輕聲跟我說:“看過媽媽了,好,好閨女!”拿出點心、水果,招呼我們先吃著。一會兒就端上紅燒黃花魚,豬肉粉條等菜肴。她先搛了一塊魚肉放到我的碗里,再搛一塊放到孩子的碗里,跟孩子說:“你媽媽從小就愛吃我做的魚!”

面對一個八十多歲的老人,我不想將憂傷呈現。一邊大口地吃飯、吃菜,還大聲跟她講起我在異鄉的生活。說到飲食習慣時,周姨插話了:“人家說廣東人天天要煲湯,你是不是也喝他們的湯?”我有點詫異,笑著點點頭。她馬上說:“怪不得黃皮寡瘦的,都是那湯鬧的,以后咱不喝了!”惹得在場的人都笑了。

去年夏天,我們姊妹分別從千里之外趕回家,為父親祝壽,為母親掃墓。一行十幾人依然回到周姨家。年近九旬的她,生活自理,記憶非凡,只是聽力較弱。她一個個地辨認,特別對我們姊妹,挨個兒地抱著親著,叫著乳名,說著往事,使得幾年未歸的妹妹們激動不已。

母愛生而為一棵樹,濡養一種精神,支撐一片天空。在周姨這里,我從未感到母愛的流失,永遠有一份對家的牽掛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7年12月13

 

蓁姨

 

正午時分,我收到一個包裹,長方體紙箱,沉甸甸的。急切地打開,只見幾十袋各種味道的牛肉干,還有兩大包干紅棗。我的心里暖融融的,一如窗外的陽光。

寄來包裹的人是蓁姨,母親的堂妹,曾經照顧我長大的人。

母親從小隨叔父在外讀書,蓁姨是其叔父的長女,姊妹倆感情極好。童年時,母親經常把我送回她的故鄉,自然在這個家庭生活的時間較長。叔公就是外公,蓁姨就是臨時媽媽。在我出生前,外公就是“老右”了,閑居在祖屋;蓁姨隨父在鄉下勞動,還做過民辦小學教師。

在我的記憶中,幼年生活片段留存的不多,但有一個畫面曾經在夢中多次出現:夕陽西下,一個年輕女子牽著一個小女孩,說說笑笑,快樂地趟水過河。大的是蓁姨,小的就是我。

多少年來,當我們在一起時,別人分不清是母女還是姊妹,但都會說出同樣的話,這兩個人長得很像。我喜歡這樣的評價。蓁姨年輕時非常漂亮,能歌善舞,在農村和工廠都是引人注目的人物;現在的她風韻更佳,還是一個時尚老太,上網,旅游,參與各種派對。

而她的賢淑、細致和仁厚給我的印象更深。

高中畢業那年,我回到外公的身邊。祖孫倆過得和睦而安逸,這也得力于蓁姨的悉心照料。每個周末,她都會從幾十里外趕回來,準備一周的食物,查看我們的鋪蓋,還常常給我帶來衣物和零食等。那年冬天,我不適應沒有暖氣的居室,手腳都生了凍瘡,蓁姨親手給我織毛襪和手套,還做了一件橘紅色的小棉襖,輕巧而貼身,那手藝讓母親夸贊了許多年。

在母親最后的日子里,蓁姨從千里之外趕到,帶來故鄉的特產,每天精心烹制,然后一點點地喂著母親吃下去。還陪著妹妹出入醫院的各個處室,多方了解母親的病情;臨走時,將母親的生活用品洗得干干凈凈,擺放得整整齊齊。那階段,母親特別高興,時不時說幾句家鄉話,盡管不標準了,但很是滿足。看著她們親親熱熱的樣子,就能想象出姊妹倆小時候的情景。

前年秋天外公去世,蓁姨發短信告知我,語氣很平淡。我知道她不想讓我回去,不愿讓我承擔一次次痛失親人的悲傷。那幾天我沒有往故鄉打一次電話,沉默得讓家人不安心。事后,蓁姨主動來電話,說了關于喪事的情況;還說到遺產分配,她只留下了外公珍愛的一幅字畫,其余的全部送給了弟妹和子侄。

外公走后,蓁姨獨自前往新疆,到遙遠的地方探望幾十年沒有音訊的姑媽,以了卻自己多年的心愿。歷經滄桑的家族,四處漂泊的親人,團圓的夢苦澀而甘甜。蓁姨穿梭于幾代人之間,將熟悉和陌生的血脈連綴在一起,讓后代感受溫暖,更讓我們懂得親情之可貴。

 

200817

 

 

婆母的味道

 

已經是臘月二十七了,大街上、小區內張燈結彩,一派喜氣揚揚的景象。傍晚時分,郵遞員送來了一個大郵包,我接過來一看,是婆家人寄的特快專遞。隔著包裝盒,我已聞到了烤餅的香味。這種味道,只有我那慈祥而質樸的婆母才烹制得出。

回到家中,小心翼翼地拆剪著一層層的包裝紙,取出了三十多個不同形狀的烤餅,還有一包特色小吃。根據形狀和花紋,我能分辨出甜味的、咸味的和自然味的烤餅。婆母的牽掛和惦記都在這里了。

嫁入夫家十幾年,與婆母相處的時間不多,千里相隔,生活習慣大相徑庭,語言上也有一定的障礙。但只要有機會見面,她總想讓我吃點她親手做的東西。只要我說好,她可以不記功時,不怕費力,反復炮制。夫君因此笑話我,說他媽待我如皇上。

我知道,這“君臣”關系在婚前已確立。當年按鄉俗“探家”時,厚道的公公、婆婆就待我如上賓。面對一個出身于書香門第的知識分子兒媳,不識斗字的農家老人,總是不知所措的樣子,一直持續至今。

公公去世三年后,我前后三次返鄉,接婆婆到我家居住。婆婆來往乘飛機、坐輪船,隨我們一起,享受了許多他們周圍人想象不到的生活。因此,婆婆在鄉人面前腰板挺得直,說話有分量。

本來我怕與婆婆單獨相處,主要是溝通不利,“雞對鴨式”的聊幾句,有時會有誤會生出。然而,當我母親去世后,許多事情就發生了改變。最初在安葬母親的過程中,我就不斷請教婆婆,讓她幫我出主意,不致在風俗等方面太離譜。此時的婆婆胸有成竹,做事干練,給了我一種支撐力。

而在一些細節上,婆婆也表現出對我母親極大的尊重和愛憐,讓我終身難忘。據說在母親的某一個忌日,冷凍寒天,婆婆陪同我大妹為母親祈福,一跪就是一天,讓廟里的僧人和居士贊嘆不已。事后別人問起此事,她說是她該做的;還說,親家生前不嫌棄他們,將女兒嫁入,替她看養和教育小孫子等等,言辭間充滿了感激。

近年來,我們婆媳間的話題多了很多,每次通話的時間不少于半小時。還是“雞對鴨式”,還是瑣碎的家事,彼此交流自然、愉快了。有時候讓我產生錯覺,以為是母親還在。她們之間相同的東西越來越多,味道也越來越接近。

 

2007-2-16

 
打印】【關閉

 

提前謀劃迎 “重慶”
提前謀劃迎 “重慶”
機關、綜合支部聯合組織觀看廣東改革開放40周年展覽
機關、綜合支部聯合組織觀看廣東改革開放40周年展覽
民進機關支部參觀廣東改革開放40周年攝影作品巡展
民進機關支部參觀廣東改革開放40周年攝影作品巡展
 


本網站于2011年1月16日正式開通
Copyright 2010 www.efuet.icu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權所有 中國民主促進會廣東省中山市委員會  網站技術支持:中山網
粵ICP備10233946號  粵公網安備 44200002442517號 本站點擊量

 

 
二分彩计划网站 今天快三走势图 时时彩后一压单双稳盈 今日3d专家推荐号唯彩看球 赛车七码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 四川体彩金7乐官网下载 重庆时时彩开奖视频 2003年大乐透历史开奖 pk10计划稳赢上快赢 浙江风釆网风釆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