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分彩计划网站
·
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
  當前位置: 首頁 >> 英才薈萃>> 會員作品欣賞>> 文學>> 作品 >> 正文
母親

2017-06-07  來源:吳世連  【收藏本文】 瀏覽 7413

  接到母親去世的消息已經很晚。把女兒從睡夢中叫醒,將其托付一位朋友,匆匆收拾隨身行李,到街上租車,等一切準備就緒,已經是凌晨一點多了。

  汽車在高速公路上奔馳。初秋的深夜車里涼意襲人,妻子經受不住勞頓,靠在我的肩上,迷迷糊糊地進入夢鄉。公路上夜行的車輛較少,車窗外幽暗的路燈不時飛閃而過,除了汽車飛馳的“嗖嗖”聲,車里是死一般的寂寞。這時母親的形象像電影般一幕幕地在我腦海里回映。

  母親出生于1930年代初一個貧寒的農民家庭,艱辛的生活使她從小就養成了吃苦耐勞的品質。在我的記憶中,母親從來沒有休息過,就像一部轉動不停的機器。 

  父親生性有點懶散拖沓,不管家務事,家務全落在母親身上。在生產隊年代,每天凌晨四五點鐘,母親便起來做飯,洗衣,喂豬,挑水,等這一切忙完,出工的鐘聲已經敲響了,于是匆匆撥完兩碗飯,便隨其他隊員出工去。有時工地離家較遠,母親便把午飯帶到地里吃,利用午休時間砍柴,或割豬草。每天傍晚收工后,母親都要到自留地鋤地種菜澆水,回到家,天已全黑,放下工具,便開始做飯,喂豬,切豬草……忙完一天的活,已是深夜了,母親才拖著疲憊的身體上床睡覺。

  村子的西面和南面是狹長的低谷,原本是祖祖輩輩賴以生存的肥沃的水稻田,上世紀六十年代縣里在這修建了水庫,這些水稻田便全被淹沒,村子也就成為水浸區。每年蓄水期村民們的房屋都受到極大的影響,院子里、房子里全是過腳踝的水,許多人家不得不往高處搬。70年代末,國家撥款,舉村遷往高處。統一規劃住宅地,各家自建房子。離村子幾公里的地方有一個比較大的采石場,村民們基本上都在那買石料。我們家一幢房子的石料基本上都是母親一人用牛車拉回來的。每天早上下地干活時,母親先把牛車拉到石場,再去干活,傍晚收工后再到石場裝運石料。母親比較瘦小,一塊石頭卻有六七十斤重,她先把石塊搬到轅木上,再慢慢挪到車廂里。裝滿車后,母親已累得直不起腰,拉回宅基地,還得一塊一塊的卸下來,回到家里,已經疲憊不堪。經過幾個月努力,母親終于把石料全拉了回來。

  八十年代,村里分田到戶,我們家分得三十多畝田地。那時,我們兄弟姐妹七人,除了大姐,其他的都在上學,農活幾乎由母親一人承擔。她性子急,又好強,無論什么事情都想一下子干完,幾乎每天都泡在地里,無日無夜地干活。后來,我們兄弟姐妹都長大了,都成家立業了,生活也漸漸好了起來。我們勸母親不要再干活了,好好安享晚年,雖然她不干重活了,但還堅持去放牛,直到有一天她從牛背上摔了下來,摔斷了髖骨,才不得不放棄放牛……

  妻子大概是由于靠在我肩上時間長了感到不舒服,便挪了挪身子,把我從沉思中拉了回來。我望望窗外,路上的車輛依然稀少,路燈和遠處黝黑的景物飛閃而過,車內寒意越來越濃。我看了看妻子,發現她已經醒了,把一件外衣披在她身上,對她說:“睡吧。”不久輕微的鼾聲又有節奏的響了起來。我閉上眼睛,再次陷入對母親的回憶之中。

  和同時代的中國農村貧窮婦女一樣,母親沒上過學,解放后上過一段時間的掃盲識字班,粗通文字,勉強能看些報紙。母親雖然沒什么學識,但她很重視對我們兄弟姐妹的教育,常常教導我們要善良,要團結友愛。她不懂得講大道理,而是經常給我們講一些從其前輩聽來的古老的故事,講得最多的當然是關于善良、勤勞、團結的故事,如《兩兄弟的故事》、《咕咕鳥》、《牛和狗的故事》、《嫦娥奔月》等,她講故事時的情景現在還歷歷如在眼前。在這些故事的熏陶下,我們養成良好的品德,為人善良勤勉,從不占別人的小便宜,兄弟姐妹之間互助互愛,從沒紅過臉,更別說打架了。

  母親雖然沒讀過書,但她知道知識的可貴,懂得讀書的重要,經常鼓勵我們要努力讀書,才能有出息。她不懂得怎樣輔導我們,卻不少關心和督促我們,我們讀書都非常用功,非常努力。八十年代初,我考上了大學,成為解放后村子里的第一代大學生。母以子榮,母親的臉上自然有了不少的光彩。有人勸我報讀會計專業,有人勸我報讀法律專業,母親卻勸我報師范院校。她親身經歷過文化大革命,耳聞目睹了太多讀書人的不幸遭遇,他們的悲慘命運在其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記。文化大革命剛剛過去幾年,她心里余悸未消,怕我重蹈那些人的覆轍。在她的心目中老師是最好的職業,無論何年代,無論何社會都需要,收入比較穩定,更重要的是不會被批斗——在我們村的歷史上沒有一位老師挨過批,而且對兄弟姐妹讀書有幫助。我最終聽從了母親,報讀了一所師范大學,畢業后被分到縣重點中學教書,在我的幫助下,弟妹們也都進入我們縣較好的學校讀書,遂了母親的心愿。

  經過七個多小時奔波,我們風塵仆仆回到老家。根據村里的習俗,在外面去世的村人是不能再回村里的。母親是在縣城醫院去世的,遺體被停放在村邊祖墳地旁的荔枝林里。丟下行李,我踉踉蹌蹌趕往停放母親遺體的荔枝林。

  母親靜靜地躺在荔枝樹下的一張席子上,身上蓋著一張白布。秋風嗖嗖的吹著,地上的樹葉沙沙作響,白布輕輕掀動著,好像是母親不勝寒風而輕輕顫抖。樹葉簌簌飄落下來灑在母親身上,我輕輕地撥掉她身上的樹葉,深怕弄痛了她,再輕輕掀開蓋在她頭上的白布,母親的臉出現在我的眼前——那是一張怎樣的臉啊——瘦骨嶙峋,縱橫交錯著滄桑的皺紋,顴骨高聳,眼眶深深凹陷,一只眼睛半睜著,流露出無限的牽掛、無奈和憂傷——對子女們的牽掛,對生活的無奈。

  母親最放心不下的是她的兒女們。

  母親共養育了七個子女,子女們雖然都長大成人,但卻沒什么大作為,境況都不是很好。母親是一個好強的人,看到別人家建起了一幢幢的小洋樓,而自家卻仍然住著老舊的瓦屋,心里老大不服,但是由于能力有限,又頗感無奈和失望,常常在我們的面前流露出這種情緒。1997年,我調到中山工作,小妹也大學畢業到了中山,但我們倆的生活一直都不怎么好,甚為艱辛。母親知道我們的情況后,很是擔心和掛念。我每次回家,她都很關心地問這問那,勸我回老家工作,一家人在一起,生活多苦都是甜的。我根本聽不進母親的話,總以為她傳統保守,反而安慰她,等我掙到了錢再接她到中山生活。然而,我的生活一直沒有多大的起色,母親更加擔心了。母親彌留之際就我和小妹不在身邊,“兒行千里母擔憂”,為了我們,母親是死都不瞑目啊。

  我輕輕的合上母親的眼睛,輕輕的對她說她:“媽,我回來了,你放心走吧。”不禁悲痛欲絕,放聲慟哭。

  母親的墓地就在祖墳地里,第二天舉行了簡單的入殮和安葬儀式。從此,母親永遠離開了我們,離開了這個無限眷戀的世界,帶著無限的牽掛,帶著無限的遺憾,帶著無限的無奈,帶著無限的憂傷。

  (寫于2007年7月)


 
吳世連 打印】【關閉

 

提前謀劃迎 “重慶”
提前謀劃迎 “重慶”
機關、綜合支部聯合組織觀看廣東改革開放40周年展覽
機關、綜合支部聯合組織觀看廣東改革開放40周年展覽
民進機關支部參觀廣東改革開放40周年攝影作品巡展
民進機關支部參觀廣東改革開放40周年攝影作品巡展
 


本網站于2011年1月16日正式開通
Copyright 2010 www.efuet.icu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權所有 中國民主促進會廣東省中山市委員會  網站技術支持:中山網
粵ICP備10233946號  粵公網安備 44200002442517號 本站點擊量

 

 
二分彩计划网站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冷热 重庆时时的正规网址 非凡炸金花真人提现版 重庆时时51计划 广东11选5怎么计划 上海时时开奖视频 17年重庆时时彩骗局 双色球复式投注奖金计算表 极速6合免费计划资料 赌场限红目的